TikTok被美國國內政商兩界圍剿的21個月

  • 時間:
  • 瀏覽:2

TikTok被美國政界和商界包圍了21個月

本報記者/李靜/北京報道

在總統大選臨近、COVID-19對肺炎防控不力以及經濟衰退的背景下,美國政界和商界正聯手瓦解一家中資公司的美國分公司。

自7月初以來,美國一直在逐步向TikTok施壓。到7月3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空軍一號上表示,TikTok將被禁止在美國運營。在最新的聲明中,特朗普再次表示:“TikTok必須在9月15日之前賣給美國,否則就必須關閉,相當多的錢應該交給美國財政部。”。

TikTok的命運由美國總統描述,要么被美國公司收購,要么被美國政府完全禁止。TikTok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的創始人張一鳴表示,他不會放棄任何可能性。

回顧美國政界和商界對TikTok的包圍和鎮壓,這一商業行動始于21個月前,可追溯到2018年11月,當時臉書推出模仿TikTok的套索。美國政府對TikTok的圍剿可以追溯到2019年2月,當時行政資源被用來對TikTok罰款570萬美元。

字節跳動的一名員工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TikTok現在就像一個“龍卷風眼”。另一位內部人士遺憾的是,國際政治從未如此接近該公司的命運。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對中國企業(從中興、華為到TikTok)的制裁并未停止。8月6日,美國國務卿龐貝宣布了所謂的“清潔網絡”,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等互聯網公司被點名。同一天,特朗普發布了兩項總統令,將在45天后屏蔽微信和TikTok,要求任何美國人不得繼續與騰訊、字節跳動及其關聯公司進行任何交易。

初登美利堅

要澄清TikTok在海外市場的災難,我們必須從字節跳動的國際化開始。

在字節跳動的第一款爆炸性產品——在中國站穩腳跟后,它于2015年開始將今天的頭條新聞復制到海外市場,并推出了海外版的Top Buzz。

2016年9月,字節跳動的短視頻應用——誕生,在接下來的三年時間里,橫掃騰訊、百度、微博等眾多中國互聯網巨頭,與快手一起,成為中國短視頻領域的雙英雄。2017年8月,參照今天的頭條經驗,海外版《TikTok》正式推出。

海外版的TikTok顫音在美國市場登陸,這是從并購開始的。在2017年“雙十一”前夕,字節跳動宣布完成并購,并斥資10億美元收購了海外音樂短片平臺音樂劇ly,這也是當時短片領域最重要的收購案例。

根據當時的數據,超過90%的音樂劇用戶,其中90%是21歲以下的年輕人,擁有超過7000萬的毛額,接近2000萬的道和超過600萬的北美道。音樂劇《ly》作為北美的明星公司,曾經在北美的APP排行榜上占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第一名。

音樂劇《ly》的創始人是來自中國湖南的企業家楊魯豫,天使投資人是中國互聯網公司獵豹移動——的首席執行官傅升。

當時,張一鳴不是唯一一個看中音樂劇的人。據當時的報道,騰訊和快手也在爭奪音樂劇。騰訊希望完全收購音樂劇,與mainland China的快手和海外的音樂劇形成一個短片產品矩陣。這種一內一外、一土一海的產品布局,可以壓制其潛在競爭對手字節跳動的短片策略。

然而,傅生要求收購獵豹移動與音樂劇同時擁有的兩個產品——新聞共和國和直播。否則,傅生將使用投資者擁有的一票否決權來拒絕收購。

最終,只有張一鳴完全接受了傅生的請求,不僅承諾投資獵豹的視頻流媒體應用Live.me,還幫助它在今天的頭條新聞中進行宣傳。

收購完成后,音樂劇ly被并入TikTok,該公司于2018年8月關閉,用戶被轉移到TikTok。可以說,這一合并加速了TikTok的海外擴張,并成為其海外擴張的開端

一方面,根據Sensor Tower的商業智能數據,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中字節跳動顫音和海外TikTok的總下載量已經超過了20億次,超過了美國社交巨頭Facebook所有社交產品的總下載量,位居世界第一。其中,TikTok在美國被下載超過1億次,在印度超過5億次。

針對美國市場,TikTok的深層用戶是一群Z一代年輕人。根據市場研究機構eMarketer的報告,2019年TikTok在美國的用戶基數幾乎翻了一番,2020年美國的TikTok用戶數量將達到4540萬。到2021年,用戶數量將超過5000萬(5220萬)。其中,美國三分之二的TikTok用戶年齡在20歲左右。

另一方面,自從收購音樂劇之后,美國開始調查TikTok。早在2017年10月,當收購尚未完成時,一直反對中國的美國參議員馬爾科盧比奧在給美國財政部長史蒂夫姆努欽(Stevev Mnuchin)的一封信中,要求美國國家安全機構審查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對音樂劇的收購。這拉開了美國政府對TikTok的圍剿。

陰陽臉書

羽翼未豐的TikTok,首次在海外市場遭遇,是與社交巨頭臉譜網一起推出的。

由于字節跳動的內容分發算法,當用戶使用顫音/TikTok時,他們只需要不斷刷新,系統會根據用戶停留觀看的時間和內容計算用戶的喜好程度,然后不斷推送用戶喜歡的內容。

“關于短視頻,最重要的是用戶能否以最簡單的方式獲得最愉快的內容體驗。”騰訊視頻業務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TikTok在印度市場首次超越臉書的Instagram,成為印度使用最廣泛的社交平臺。

當時,被稱為互聯網女王的瑪麗米克看到了短視頻帶來的變化。2018年5月發布的《全球互聯網趨勢報告》顯示,傳統社交媒體的市場份額從2016年的60%下降到2018年的47%。相比之下,視頻媒體和新聞媒體的比例在上升,其中視頻媒體市場的比例從13%上升到22%,超過游戲成為中國互聯網移動媒體的第二大媒體類型。

大洋彼岸的臉書創始人扎克伯格意識到了TikTok的影響。他公開承認,TikTok是中國互聯網公司制造的最成功、最早的全球爆炸性產品。

2018年11月,臉書推出了模仿TikTok的短片應用套索。然而,即使有像Instagram、Facebook、WhatsApp和Lasso這樣的一系列社交產品組合,Facebook仍然無法阻止TikTok進入美國、印度、澳大利亞、日本、韓國和其他國家。TikTok憑借自己的實力,在Facebook和谷歌等互聯網巨頭手中贏得了自己的地盤。

TikTok的失敗讓扎克伯格頭疼。

2019年10月19日,扎克伯格在喬治敦大學發表演講,開始點名攻擊TikTok。三天后,扎克伯格前往白宮與特朗普共進晚餐,雙方沒有公開討論細節,這引發了猜測。

然而,扎克伯格將站在特朗普的共和黨陣營一邊,這已成為政界和商界的共識。這位嫁給中國人的“中國女婿”,在清華大學用中文發表演講,在北京長安街上慢跑,頻頻向中國政府和人民示好,也完全撕下了與中國友誼的假面具。

到今年7月29日,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反壟斷小組委員會舉行聽證會,傳喚扎克伯格、亞馬遜首席執行官貝佐斯、谷歌首席執行官皮查伊和蘋果首席執行官庫克。

在聽證會上,當被問及他是否認為中國竊取了美國技術時,扎克伯格公開指責中國科技公司抄襲美國技術,而蘋果、谷歌和亞馬遜的首席執行官都表示,中國沒有竊取美國技術的事實依據。

扎克伯格還聲稱,中國正在建設一個從自己的角度來看具有完全不同價值觀(來自美國)的互聯網,中國的科技公司正在向其他國家輸出這種價值觀。用手指著TikTok。

從那以后,不知所措的字節跳動開始在公眾輿論中進行反擊。2020年7月29日,字節跳動首席運營官兼TikTok公司首席執行官凱文梅爾指責扎克伯格以愛國主義為幌子,試圖以不公平的方式將TikTok擠出市場。

凱文梅爾在一篇博文中說:“在TikTok,我們歡迎競爭。”我們相信公平競爭會讓我們變得更好。但是,請讓我們專注于公平和公開的競爭,為我們的消費者服務,而不是競爭對手Facebook令人尷尬的攻擊。”

8月2日深夜,字節跳動在微博和今日微信公眾賬號等多個官方社交賬戶上發帖,指出“競爭對手Facebook剽竊、詆毀他人。”

然而,扎克伯格的行動并沒有就此結束。在簡短的視頻應用套索失敗后,臉書在八月初推出了另一個假冒的TikTok產品Instagram卷軸。該產品不僅在功能上與TikTok相似,而且在外觀和使用感覺上也相似。

在7月29日的聽證會上,一些美國眾議院議員問扎克伯格:“你知道你抄襲了多少競爭對手嗎?”

扎克伯格在鏡頭前猶豫不決,最終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

政治炮灰

在另一個戰場上,2019年2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以“非法收集13歲以下未成年人的姓名、電子郵件地址和地址”為由,對TikTok處以570萬美元的罰款。

然而,這一處罰是由聯邦貿易委員會在2016年對音樂劇《ly》進行的小數據合規調查造成的。自字節跳動在2017年11月收購音樂劇以來,聯邦貿易委員會的聲明對TikTok進行了罰款。

正因為如此,字節跳動駁斥了有關TikTok被聯邦貿易委員會處罰的相關報道,強調聯邦貿易委員會對音樂劇《ly》進行了調查,最終是音樂劇《ly》同意支付570萬美元進行和解。還要強調的是,聯邦貿易委員會提到的非法數據收集行為發生在與音樂劇《ly》合并之前,合并后沒有收集到類似的數據。

盡管在2017年10月,一些國會議員提議以國家安全為由調查字節跳動收購音樂劇的事件,但正式調查將不得不等到2019年11月,屆時美國聯邦政府將正式指示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對美國TikTok進行國家安全審查。

事實上,這只是TikTok成為特朗普政府眼中釘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頗有些個人品味。

2020年6月,在美國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舉行的特朗普總統競選集會上,TikTok講臺上的年輕人可能扮演了特朗普。目前,這方面的分析和報道在美國媒體上廣為流傳。

“特朗普對TikTok的極端壓力與這一活動有關。”武漢大學的訪問學者唐大姐告訴記者:“活動體育館能容納近2萬人,網上報名人數超過100萬,但只有6200人來到現場,不到三分之一。原因是一名民主黨成員呼吁所有人在網上注冊,然后站起來,這一呼吁的視頻被張貼在TikTok,并被廣泛轉發。特朗普競選辦公室認為,TikTok使用“特殊算法”為這段視頻提供特殊的計算流量。”

在今年6月的選舉活動被TikTok用戶打破后,特朗普政府越來越頻繁地禁止TikTok。

自7月以來,美國政府威脅禁止TikTok,理由是它將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此后,美國副總統伯恩斯(Burns)、美國國務卿龐貝(Pompeo)和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Navarro)等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紛紛到場,指責TikTok威脅美國的信息安全,并不排除禁止美國信息安全的可能性。

幾乎與此同時,在對華政策上,與美國頻繁合作的印度也加速了對包括TikTok在內的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圍剿。6月29日晚,印度政府發表官方聲明稱,包括TikTok在內的59款應用被禁止在印度使用,因為TikTok和其他應用威脅到印度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國防安全和公共秩序。

7月31日,特朗普在美國總統專機空軍一號上告訴記者,他將禁止TikTok在美國運營,并反對一家美國公司收購TikTok并繼續在美國運營的協議,這使得微軟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之間的收購談判陷入僵局。

然而,在8月3日的白宮新聞發布會上,特朗普改變了態度,同意微軟收購TikTok。我們把日期定在9月15日左右,那時它將在美國關閉,但如果微軟或其他大公司購買它,那將是有趣的。特朗普說:“我不在乎微軟是否收購它,也不在乎誰收購它,只要它是一家大公司、一家安全的公司、一家非常美國化的公司,而且收購整個公司比只收購30%的公司更容易。”作為交易的一部分,采購公司應該向聯邦政府支付“一大筆錢。”

截至8月5日,一些美國媒體報道稱,微軟和TikTok計劃在三周內完成收購談判。值得注意的是,這筆交易的估值已從之前的500億美元縮水至少40%,至最高300億美元。

終局?

為了在美國實現法律合規,張一鳴邀請迪士尼前高級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戰略官凱文邁耶(Kevin Meyer)、華納音樂集團前高級執行官奧勒奧伯曼(Ole Obermann)、微軟前首席知識產權顧問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和網絡安全專家羅蘭克勞蒂爾(Roland Cloutier)加入字節跳動,負責TikTok。

與此同時,TikTok允許美國審查其算法,以確保用戶和監管者的安全。此外,TikTok在7月21日公開聲明,TikTok計劃在未來三年內在美國再增加1萬個工作崗位。

然而,這些努力仍然無法解決美國政府的咄咄逼人的威脅和勒索。在8月2日發布的一封內部信函中,張一鳴透露,“在過去的一年里,字節跳動一直在積極配合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對我們在2017年底收購音樂劇的調查。盡管我們一再強調,我們是一家私人公司,我們愿意采取更多的技術解決方案來消除疑慮,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仍然認為,字節跳動必須向TikTok出售美國業務。”

在第二封內部信函中,張一鳴指出:“問題的焦點并不是CFIUS以合并Musical.ly危及國家安全為由,強迫TikTok的美國業務出售給美國公司(雖然這是不合理的,但仍在法律程序中,作為一個企業,我們必須遵守法律,別無選擇),但這不是對方的目的,甚至是對方不想看到的。”它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禁止和更多……”

言下之意是,由中國公司創建的TikTok正在美國迅速發展,而特朗普政府不想看到這一點。

美國對特朗普的行為也有不同的看法。美國網站《波士頓環球報》在8月3日發表了一篇文章,稱“特朗普以國家安全的名義敲詐了顫音的海外版本。”

斯坦福大學法律、科學和技術項目主任馬克萊姆利說,沒有證據表明海外版本的顫音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耶魯大學法學院高級研究員扎姆扎克說,這一事件開創了一個“危險的先例”。

至于TikTok的最終結果,張一鳴表示,他將繼續進行調解,并表示他“永遠不會放棄探索任何可能性。”但是留給TikTok的時間不多了,9月15日是最后期限。

從法律角度看,賈茹資本董事總經理張奧平認為,TikTok似乎很難翻身,因為特朗普可以用《國際應急經濟權利法》以國家安全為由強行禁止TikTok。

“本法案的一般含義是,只要總統認為某一海外企業對國家安全或經濟構成威脅,總統就有權對該企業采取武力措施。如果被制裁的企業想要反對該法案,它將損害美國的利益,除非它找到證據證明如果它不被允許在美國經營。以TikTok案為例,除非它能找到證據,證明同一行業的其他產品,如臉書和YouTube,將美國信息泄露給其他國家。”張傲平解釋道。

“就TikTok而言,從公司結構和法律層面上可以做出的努力并不多,為避免上述情況可以選擇的方案也非常有限。”經濟學家丁夢也向記者指出,目前,TikTok在美國的現狀沒有太大空間,除了不斷變化的市場運作。“因為美國提出了國家安全和數字信息安全的問題。過去,跨國公司的國家安全審查可以通過改變董事會一級美國人員的比例來改變,但在加強信息安全之后,這還不夠。”

當美國市場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時,張一鳴也在試圖穩定歐洲等其他市場。

8月3日,據幾個英國媒體報道,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批準了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的一個視頻分享應用程序,允許其將全球總部從中國遷至倫敦。

8月6日,TikTok的首席信息安全官羅蘭克勞蒂爾(Roland Cloutier)在TikTok的官方網站上發表了一篇文章,稱TikTok正在愛爾蘭建立一個全新的歐洲數據中心。克勞蒂爾表示,數據中心將在進一步加強TikTok用戶數據的保護方面發揮關鍵作用,并計劃在全球部署最先進的物理和網絡安全防御系統。“當我們的數據中心投入運行時,歐洲用戶數據將存儲在這個新位置。”

体育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