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學生從破損圍欄溜出校園 次日在千里除此之外之外海邊溺亡

  • 時間:
  • 瀏覽:2

南京大學二年級男生從破籬笆中溜出校園,第二天就死在了幾千英里外的海邊

6月28日下午,在南京信息科技大學20歲的大二學生小王失蹤28小時后,他的父母收到了浙江省舟山市警方的通知,小王在離南京約500公里的地方被海水淹死。8月5日,由于小王的父親在網上揭露了此事,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8月6日,小王的父親王告訴《上游新聞》記者(微信號:尚宇新聞),事發時學校因疫情處于封閉狀態,如果學校能及早發現失蹤情況,或許可以避免悲劇的發生。此外,小王說他會在失蹤前卸載微信,并在當天退出了班級微信群。然而,在與父母或堂兄妹的交流中沒有異常。

對此,南京信息科技大學計算機與軟件學院副書記鞠傳友表示,事發后,學校一直在與家長溝通,仍在協商意見。

事發后,王嚴軍發現學校圍欄已破損很久,學生出去并不困難。受訪者供圖

大二男孩失蹤后溺水身亡

小王,1999年出生,南京信息科技大學計算機與軟件學院物聯網工程專業大二學生。今年6月27日上午10點左右,小王(音譯)從學校受損的圍欄中走出,與外界失去了聯系。" 28日下午4點,學校通知我們,孩子失蹤了,已經失去聯系28小時了."小王的父親王說,得知孩子失蹤后,他立即從江蘇省宿遷市老家趕往南京。

根據身份證追蹤和監控屏幕顯示,小王離開學校后,當天下午1點在南京秦淮區的一家酒店下榻,晚上乘坐高鐵前往上海。6月28日上午,小王從上海出發前往浙江省舟山市,從沈家灣碼頭出發前往勾旗島,并于28日下午1時抵達勾旗島。

“孩子在下午2點鐘出事了。后來我們了解到,當時麗水風景區的工作人員看到孩子們在水里玩耍,但他們沒有上來就報警了。”王說,當學校通知家長時,得知孩子出事了。據嵊泗縣公安局嵊山派出所7月2日《處警情況說明》,2020年6月28日14時44分,該派出所接到指揮中心的指令:嵊山鎮東崖景區的工作人員打來電話,說有游客落水。接到報警后,警察立即趕到現場進行救援。

該遺址位于嵊山鎮東崖,東面面對礁石,礁石外是大海。在礁石上發現了一件粉色毛衣和一個米色背包。背包里有小米筆記本電腦、充電器、充電寶和農村商業銀行的銀行卡。經調查,該物品為王所有。經調查,監測顯示,王于6月28日中午進入懸崖景區,隨后翻越景區護欄,再也沒有出現。直到那時,王還沒有被發現。據了解,王在警方的記錄中是小王。

“7月5日,孩子的尸體被打撈上來。學校要求我們立即火化,處理善后事宜,然后討論后續事宜。”王對說道。

在警方7月9日發布的《居民死亡證明》中,小王的死亡被認定為溺水。

浙江警方出具《處警情況說明》顯示,小王翻越出景區護欄,再未出現。受訪者供圖

一周前我發了一個朋友圈來卸載微信

王無法理解孩子失蹤并被淹死的事實。

王介紹說,2017年入學時,小王一直表現不錯,是班長。從大二開始,學習成績開始下降。那一年,由于兩門課程不符合學分要求,要求重新修完,只能臨時評分。然而,過了一段時間,小王總是表現正常,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今年6月初,他母親聯系了輔導員沈,希望能去學校看望孩子們。但是,由于疫情,沈說,學校已經關閉,不能進出,所以他沒有看到它。”根據王與輔導員沈的幾次聊天記錄,6月23日,小王的母親發現兒子發了一圈好友颯

對于微信的卸載情況,經常與小王交流最多的表哥小王說:“6月23日是考試周,他說他想卸載自己的朋友圈,因為壓力太大,不想讓別人打擾他。”25日,情緒穩定下來,我們的溝通沒有任何問題。6月27日,所以我約了一個朋友見面,我問他什么時候去。他說他明天(28日)去,和往常一樣,沒什么不尋常的。”

小王的表弟介紹說,小王以前從沒提過要去浙江。6月28日下午2點左右,小王通過QQ聊天給表妹發了一條定位信息,說“這個地方其實挺不錯的。”直到下午4點,小王的表弟才看到這個信息。

當時,小王被證實已經淹死。

王嚴軍稱,6月27日、28日,家長兩次聯系輔導員沈老師,其均未發現小王已失蹤。受訪者供圖

失蹤期間,父母聯系了導師兩次

王說,6月27日和28日,小王的母親兩次向沈小姐詢問小王的情況和休假時間。28日中午12時30分左右,沈先生回復說,正常情況下,考試可以在6月30日結束,但沒有提到小王的失蹤。直到那天下午4點左右,學校才通知王孩子出事了。

當天晚上8點22分,沈老師給小王的媽媽發了一條短信,說:“下午發現聯系不上小王,我們一直在找人。現在舟山警方也在搜索。”

“在疫情期間,學校管理非常嚴格,宿舍和溫度每天都要檢查。如果你遵守這些規定,你就能盡早找到它,也許還能挽救你孩子的生命。”王說,事后他在學校發現,損壞的圍墻年久失修,基本上破了一條路,但沒有人看守。后來他多次與學校溝通,但學校沒有給出明確的答復。

8月6日,小王的輔導員沈先生以不便為由拒絕接受采訪。南京信息科技大學計算機與軟件學院副書記鞠傳友表示,到目前為止,學校一直在與家長溝通。

關于雙方的溝通,南京信息科技大學司法調解員呂愛榮告訴上游記者,事件發生后,學校共承擔了3萬多元的打撈、喪葬等相關費用,前后協調了6次。學校說它沒有責任,賠償只是出于人道主義原因。然而,家長認為學校應該承擔責任并做出賠償,因此雙方尚未達成和解。建議家長可以通過司法程序來解決這個問題。

上游記者石婷婷

体育彩票走势图